終於看到金馬影展沒看到而殘念的Mortorcycle Diaries

本來想應該現場排票就好,沒想到,這一場居然硬是爆滿,我只能坐到第一排,還好金馬的經驗告訴我坐旁邊比較舒服,至少不會看到頭暈,腳還可以往前深,這是上次看"在雙眼的縫隙之間"的經驗。

回到正題,就如同剛開始片頭所說的,

"這不是英雄事蹟 只是兩條平行線短暫的交會"(No es este el relato de hazanas impresionates.
Es un trozo de dos vidas tomadas en un momento en que cursaron juntas un determinado trecho, con indentidad de aspiraciones y conjuncion de ensuenos. Ernesto Guevara de la Serna 1952)

其實我對於Che的印象也只是停留在那個大鬍子圖騰,然而這畢竟是在Che決定革命之前的故事,那時候Che還是個青春少年,有好的家世與教育,可以為了旅行而旅行,是一個美好青春的開始。背景輕鬆的吉他音樂,就是最好寫照了。

然而旅行並不像一開始所想像的美好,這多少和我們這些自助旅行者的心情相像。當他們決定脫離安全,決定脫離保護,那就暗示著隨時都會有不可預知的故事要發生,被女朋友甩了,或是沒有東西吃了,可能摩托車壞了,更有可能被智利人一路追打(因為酒醉亂性啊~~)。但是Che大概怎麼也沒想到,從城市到鄉村,從沿岸到深山,從沙漠到河岸,他看到被剝削的原住民,被欺壓的農民,被隔離的痲瘋病人,這世界並不像他想像的平等或是美好。他被二等人民的事實所鎮攝,被革命的念頭所澎湃,於是革命的意念就開始萌芽,並且在他於痲瘋村過生日那一晚的演說上。

或許我們也可以不要那麼嚴肅,那麼我們的確可以感受到Che也是從一個平凡人開始,任何一個偉大的偶像,在被我們神話之前都是一介凡人,然後經歷了一些甚麼,有些甚麼在心中滋長,那麼其實也我們可以因此偉大,當我們因此確認了我們信仰甚麼。

故事到了後面,到了尾聲你會終於瞭解為什麼這是兩條暫時交錯的行線。當年輕的Alberto Granado目送著年輕的Che"飛走"以及年老的Alberto Granado目送著飛機像一去不復返的Che那種感慨與感傷大概是我們不會瞭解也不會懂得吧!

配樂部分我非常喜歡,Gustavo以拿手吉他為底,混合搖滾與爵士,描繪出南美洲大地的蒼涼以及兩個靈魂衝闖未知,像初生之犢一樣,傳神地傳達出狂放入世的感動。

看了這一片,我又開始打南美洲的主意,一方面可以使用西班牙文或葡萄牙文,還有非常想去的Buenos Aries,可以一邊緬懷Che一邊緬懷張國榮^^

這裡可以試聽喔!
官方網站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dayan525 的頭像
dayan525

C'est La Vie

dayan52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